我正升焰

不温柔 一点也不

【痛醒】全文完

痛醒


0
夜色已浓。

只有一轮皎月和一颗孤星相依偎着。星很亮、很低、很热烈,月只是不断流淌着如流水的柔光。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金泰亨被惊醒后挣扎了几下仍紧闭着眼睛,伸手在床头柜上摸索着,半睁开惺忪睡眼一看屏幕上闪烁着“玧其”二字后,一丝一毫的睡意都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立马划过了接听键撑起身体坐直。

“喂——”

“田,田柾国!你快来接我!”

这句大着舌头说出的话模糊不清地通过听筒传到金泰亨的耳边,音量在寂静的房间里被无限放大,就连空气之中似乎都掺杂着苦苦的酒味弥漫在四周。

苦到金泰亨心里发涩。

他放松了刚才因紧张而僵直着的身体,往后靠在床头柜上,深吸一口气又呼出:“我不是田… …”

“田先生是吗?您好。我们酒吧马上就要打烊了,请您尽快来接走这位客人,不然我们很困扰。地址是… …”金泰亨话还未说完,对面闵玧其的手机就被店员拿走了。

金泰亨和田柾国并不是熟悉到互换手机号码的关系,并且他们已经很久不曾见过面,此时根本无法联系到田柾国。但既然已经被告知了地址,金泰亨不可能让醉酒的闵玧其深夜时分一个人在外,别无他法只好脱下睡衣换上了单薄的短袖去接闵玧其。

出门之前金泰亨在衣柜门前顿了顿,还是顺手拿了件外套随意地挂在手臂上。哪怕是盛夏的八月,夜晚也总是微凉的,他记忆中的闵玧其总是不爱多穿衣服。


多久没见面了呢。




1

故事要从很久之前讲起。

早在两人还未诞生在这个万千世界上时,双方的父母就是亲密无间的朋友。正是因为十分要好,所以就连住所都决定在同一个小区。两家之间只隔着几栋单元房的距离,从这家门口走到那家门口仅需几分钟。闵玧其和金泰亨注定从小就像一颗树的根枝,缠绕连结,以致双方后来再难割舍。


孩提时,他们俩在一起相处的时间甚至比和父母老师在一起还要长。从小到大,金泰亨就喜欢黏着闵玧其,闵玧其也乐意金泰亨跟着他跑。也许是性格互补的原因,看似什么相同之处都没有的两个人却意外地能够融洽相处。

金泰亨崇拜这个哥哥,虽然寡言但随时都保持着冷静沉稳,对待任何事情都一丝不苟十分帅气;闵玧其也宠爱这个弟弟,阳光率性笑起来的四方嘴总能感染到自己,偶尔撒起娇来其实也十分可爱。两岁的年龄差形同虚无,两人之间无话不说,因此没有什么秘密,辈分就显得不是那么的重要,哥哥弟弟的称呼总有些距离感,所以两人在称呼上达成共识,直接叫名字就好了。

所以当高中时期身高迅速往上蹿正处于变音期金泰亨与骨架较小稍矮一些的闵玧其走在一起时,双方的朋友总会认为金泰亨才是年长的那一个。这时金泰亨就会一手揽过闵玧其把他带进怀里,另一只手揉揉闵玧其的头发轻笑着说没错这是我弟弟呀。闵玧其固然是不依,攥紧拳头用了点力气锤打金泰亨肩膀然后挣脱开。

疼痛感只停留在被击中的表层皮肤,迅速被传达到心脏的却是酥酥麻麻的痒。像是连通了两个电极,电流细微却持续。

这是喜欢。

金泰亨喜欢闵玧其。友情和爱情的界限对青少年来讲太模糊,到底是什么时候转化为喜欢的,时间已久远地让他记不真切。但金泰亨内心深处分辨得太清晰,他想要的不是兄弟之间的情谊,是想牵闵玧其的手,想像小电影里演的那样想吻他抱他,更想要让他和自己怀揣同样的感情。从小金泰亨粘着闵玧其就不怎么和女孩相处,总觉得闵玧其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不然他怎么会让自己无时不刻地黏在他身边,怎么会对自己露出甜甜的笑。什么为人冷漠脾气不好,都是不了解闵玧其的人给他妄加的判断。

无法离开闵玧其,金泰亨就努力追随着闵玧其的步伐,他在哪里金泰亨就在哪里。闵玧其对此没有给金泰亨任何鼓励,却也从未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抗拒,这反倒助长了金泰亨对闵玧其依赖的滋长。

金泰亨还断定闵玧其一定是知道他的心意的。每次金泰亨说爱他,无论是嬉闹时还是情真意切时,闵玧其从不口头回应,但总会伸出手揉揉他的头发。金泰亨以为他们之间只是时间的问题: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时间长度是否足以让闵玧其慢慢接受自己并和自己在一起。一定可以的,余生还很长,他们总会相伴,就算再耗几年金泰亨也觉得无妨。

但金泰亨怎么猜想的到,就在他们生理心理都疯狂成长的高中阶段,发生的所有都打破了他美好的预料。




闵玧其在高中加入了一个音乐社团。他觉得自己很幸运,至少直到高中,他在音乐这条道路上从未受到过阻碍,无论是来自父母还是周围朋友,得到的都是默许与支持。之前所做的音乐作品不公开,只求自己做成每一首的成就感。但自从金泰亨知道自己在作曲后,隔三差五地求自己把成品给他听。起初闵玧其不愿意大多是出于害羞的情绪,后来实在耐不住金泰亨的软磨硬泡,只好把他带回自己的卧室给他听。

看到金泰亨专注听音乐的神情,闵玧其承认他其实很紧张,因为他实在是太在乎金泰亨即将给出的评价了——这是他第一次把自己的曲子给除了自己之外的人听。所以当金泰亨放下耳机紧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的时候,闵玧其甚至不由自主地紧握住了金泰亨的手。

“玧其。”
“怎样?”
“太棒了好吗!你怎么能把你的才华这么藏着掖着?就应该把它们放到互联网上让更多的人听到啊!或许还能遇到你的伯乐?”
闵玧其算是彻底放松下来了,露出无奈的笑:“行了吧还伯乐呢,你太看得起我了。”

至此之后,金泰亨就成为了闵玧其每一首新作的第一位倾听者。金泰亨见证了太多闵玧其的音乐风格,沉郁的激情的缠绵的,但金泰亨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至于少了什么,金泰亨想了很久,在反复地听了闵玧其的曲子后才顿悟。

“它需要有人唱出来。”
“作词吧,玧其。”

那时金泰亨丝毫没有把自己嗓音的优势发掘出来,他拿着装载闵玧其第一首完成词作的u盘直奔学校的音乐社团审核处。得到通过后金泰亨就立马找到闵玧其,告诉闵玧其他帮他申请入学校音乐社,并且得到了准许。金泰亨比闵玧其还高兴,他的玧其终于可以真正地制作一首完整的歌曲了。

没过几天,金泰亨就收到了闵玧其发来的mp3模式的文件。前奏是金泰亨所熟悉的闵玧其的自作曲,当人声响起时,金泰亨内心百感交集,亲耳听到歌曲后心情难以言喻。闵玧其告诉金泰亨,为他唱歌的是一位小学弟,自己一听到他的声音就认准了他来唱。闵玧其的判断果然是没错的,人声的确很适合,清澈明亮不矫揉造作。

当金泰亨提出为庆祝闵玧其第一首正式完成的歌曲而请他吃饭时,却没料到闵玧其竟拒绝了。

“刚入社要做的工作很多,所以最近可能都不能和你一起吃饭和回家了,泰亨能理解的对吗。”




2

金泰亨当然理解,也全然支持他,甚至为不打扰闵玧其而乖乖地减少了去找他的次数。可时间越长,金泰亨越发觉不对劲。如果说刚入社工作繁杂,那么一个月、两个月之后呢。一年、两年,在他们愈发少得可怜的相处时间里,金泰亨竟闻到了闵玧其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


“你抽烟了?”
“做音乐难免有瓶颈期。”
“你知不知道抽烟对身体不好… …”
“行了我知道,我又没有成瘾。社团还有事我先走了。”


在闵玧其不耐烦地打断了金泰亨不欢而散后,金泰亨才开始感到不安。闵玧其向来顺着宠着自己,何曾用带着尖刺的语气对自己说过话?相处的时间越来越短,闵玧其说的话也越来越少。曾经闵玧其总是带自己回家听他所做的音乐,每天都会跟他聊聊日常。再后来他不带自己回家了,只是发邮件,直到现在甚至不再把曲子发给自己,可能自己早已不是第一个听到曲子的人了。


闵玧其其实早从入社开始就变了,只是金泰亨一直不愿意承认。几天过去了闵玧其仍没有主动联系自己,金泰亨才开始害怕,闵玧其不再是以前那个让自己缠着黏着的玧其了。他开始有了自己的圈子,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就不再需要自己了。在自己一无所知时先是慢慢地冷淡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最后再真正丢弃吗。


金泰亨怎么会允许闵玧其就这么把自己抛开,径自到社团工作室去找闵玧其。敲门未果金泰亨就直接推开没有锁的门,看到的却是闵玧其跨坐在另一个男生身上亲吻地难舍难分。

闵玧其背对着他丝毫没有注意到门被打开,那个男生睁着大大的杏眼看到了金泰亨,却没急着停下动作,缓慢地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后伸手捏了捏闵玧其的耳垂,凑到闵玧其耳边吹了口气说了句什么。闵玧其这才转过头来看到在门口呆愣住的金泰亨。


金泰亨看见闵玧其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一丝慌乱一闪而过,快速到金泰亨分辨不出到底是不是他的错觉。闵玧其从杏眼男生身上下来后理了理衣服,那个男生也起身走出房间,在与金泰亨擦肩而过的同时说了一声:“先走了。”声音让金泰亨觉得熟悉又陌生。


“你怎么来了?”闵玧其低着头整理衣服没看金泰亨,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是谁。”金泰亨没回答闵玧其的问题,向前走了几步,低头看着闵玧其头顶的发涡。

闵玧其皱了皱眉,显然是有些抗拒这样的充满压迫感的距离:“你应该知道田柾国——那个给我唱歌的小学弟。”

金泰亨一发狠,把闵玧其推到背后的墙上,单手撑在闵玧其背后的墙上,把闵玧其控制在一个小小的范围里:“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

“别闹泰亨,我也喜欢你。”闵玧其想挣脱开金泰亨的束缚,但金泰亨根本不愿意放开自己。

感觉到闵玧其的抗拒,金泰亨反而把闵玧其压迫得更紧,低头直视着闵玧其的眼睛:“你知道我说的是哪种喜欢!”

闵玧其把头撇向一边不回答。

金泰亨垂下手苦涩地笑了笑:“你把工作当幌子逐渐疏远我,我还被蒙在鼓里天真地信以为然。我是不是当初就不该让你进音乐社,得以你和这群人… …”

“闭嘴金泰亨,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闵玧其打断金泰亨,双手用力推了把金泰亨胸膛,“你从小就支持我,知道我需要一个平台来发展我的音乐而帮我争取入社,我很感激你;但人总是会变的。你不能太自私了。我们都在长大,我身边不可能只有你,你身边更不可能只有我。这一生很长,我们不断需要别人,也不断被别人需要,我们都还可以生活得更好。”

“我需要田柾国帮我唱歌,田柾国也需要我帮他作词作曲。我们一拍即合在一起刚刚好,所以祝福我们吧泰亨。以后别再说什么喜欢了,那太幼稚了,根本不足以支撑起一段关系。”

“我也许是喜欢你的,我们认识了这么久我清楚谁都比不上你。但我现在更需要能在音乐上帮助我的人。”

金泰亨看着闵玧其背对自己鼻头一酸,眼泪好像下一秒就要涌出眼眶:“我不需要别人我只需要你。我们都不曾在一起过,为什么能这么轻易地就说出这些无情的话?不就是唱歌吗我也可以的闵玧其——我爱你啊,但你能不能暂且停下脚步回头看看我,我已经快要赶不上你了。”

“不行的泰亨。我无法停下来的,我也不能停下来。你回去吧,你别再追了。”闵玧其的好胜心和利益观让他表现的对金泰亨哽咽的声线充耳不闻,无形之中把金泰亨推得远远的。


“我不会祝福你们的。”

金泰亨最后留下这句话就走了,走出门口时还看到了其实一直在门外等候的田柾国。他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在宣示着关于闵玧其的所有权,金泰亨抹了抹脸,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湿润感,没有再多看田柾国一眼。

田柾国眼看金泰亨走了,就走进工作室把面向窗外的闵玧其扳过来面对自己,用嘴唇轻轻啄了啄闵玧其的嘴角,不是以往的甜而是湿润的咸。得到闵玧其的偏头和毫无回应,田柾国不再自找无趣,带上房门离开了。




3

金泰亨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出现在闵玧其的视线里。金泰亨刻意躲避自己,抑或是已经不在这个学校了?闵玧其不知道,但这正是闵玧其想要的。

他怎么会不喜欢金泰亨,他甚至觉得自己一定比金泰亨爱得更深刻。金泰亨给了自己所缺乏的自信,才让自己得以走到今天这一步。他又何曾不想牵牵金泰亨的手,给他写首甜腻的歌把耳机分给他一只,在他听完露出更甜腻的笑时再亲亲他的脸颊?但他不能。闵玧其笃定,爱得越深越成羁绊,在他们截然不同的道路上,这羁绊必然会阻碍前进的步伐。

小时候太要好了,谁都离不开谁,但没有谁永远离不开谁。命运难测,一路上总会舍弃些什么,大大小小多多少少,重要或是不重要。要想在音乐这条路上走得更远,闵玧其注定要舍弃些什么。于是他选择了舍弃他最喜爱、最珍视的人。他有时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完全正确的,有时又觉得自己错得离谱。正确的是不会再有一个金泰亨让他在工作上分心,错误的是他已经更久没有体验过幸福的感觉了。但既然金泰亨放开了手,自己也再没理由去打听他的消息。他也曾回过家,却得知金泰亨一家已经搬走了。直至毕业,大学开学,大学毕业,他都不曾见过金泰亨了。


他和田柾国之间是否存在爱,他一直认为是没有的——但至少他对田柾国没有。他们之间仅仅是彼此需要,无论是音乐事业或是生理上,这反倒延续了他们几年间互利共生的关系。但自从闵玧其在某一个夜晚见到了,田柾国圆圆的兔子眼睛里也曾和窗外月亮一同流露出忧郁的光芒,他就不再那么肯定了。但那时他只是转过身背对着田柾国不再看他。


因为闵玧其想起了金泰亨。

自己真的很过分吧,闵玧其这么觉得,自己一定是要遭到报应的。



但他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有一天,曾经用来给金泰亨发自己的歌的邮箱突然收到一封来信。

这个邮箱只有金泰亨知道。闵玧其双手止不住颤抖,却还是打开了它。那一瞬间他才懂为什么“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是一个文本和一个音频附件,音频附件里,是金泰亨录的他的第一首歌。文本内容很简单,但闵玧其读了好几遍才读懂。

这是一封请柬。

结婚请柬。




4

于是闵玧其没有回复邮件,而是去了酒吧。

不是为了消愁,并没有什么愁。只是为了麻痹自己,赶在自己感到后悔与痛苦之前麻痹掉这种感觉。真正想醉的时候越不容易醉,但酒精的确壮人胆,闵玧其掏出手机打了金泰亨曾经的电话号码。他想赌一把,赌金泰亨不会换掉号码,也许就是为了等待自己某一天会打给他。

当听到熟悉的低沉嗓音从电话那头挟着细微的杂音传到耳旁,闵玧其反倒不知该怎样回答,只好装作打错电话地喊了田柾国的名字。

喊出口的瞬间他又后悔了,明明金泰亨的名字已经呼之欲出,但由于太久没说出口,竟又有些陌生了。

闵玧其没有等太久,几分钟过后就等来了金泰亨。但他不知道金泰亨等了多久,才等来这一个电话和这一次的碰面。

闵玧其趴在桌上只露出两个眼睛,看见金泰亨慢慢、慢慢地走近自己,视线却越来越模糊。他慌忙地把头埋进肩膀,就势擦了擦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他不再敢看金泰亨一眼,再多看一眼内心的情绪和泪水就要决堤。

他感觉到金泰亨在他身上披了件衣服后把自己背在背上。

闵玧其不知道现在是几点,路上早已没有了行人,路灯明晃晃的,凉风习习,唯有金泰亨的背上是有温度的。

金泰亨掂了掂闵玧其,一路上酝酿了很久的开场白最终还是一个都没能适合当前的氛围:“玧其。你说我们多久没见面了,你还不跟我说句话吗?”

“那就听我说吧。”

“当时不辞而别是我意气用事,之后我都很后悔我为什么不能再强硬一点。但再过几年进入社会,我好像才真正懂得你说的那些话,那不是无情而是现实。事实证明我那时是还太幼稚,哪怕我当时不离开——或者真的跟你在一起了,好像并不会对那时的你我有任何帮助。”

“我要结婚了,你知道的吧?我就认为你今晚的酒是为我所喝的了。”

“不知道你和田柾国怎样了,但我依旧记得我欠了你一句祝福。”

“希望现在还来得及,祝你… …”


闵玧其猛地从金泰亨的背上跳下来,红着眼睛跑到金泰亨面前声嘶力竭地喊:“我才不要你的祝福,我和田柾国什么都没有!我爱你——我爱的是你啊!”

“酒是为你喝的,电话也是专门打给你的。我知道你要结婚了——消失这么久了突然听到你的消息居然是你要结婚了。泰亨,能不能别结婚啊,能不能别离开我,我爱你啊。”闵玧其大喘着气,用尽力气握住金泰亨的一只手,好像他握住的不是金泰亨,而是往昔岁月。

金泰亨显然没有想到闵玧其反应如此激烈,也不曾预料到如此炽热以至于烧灼痛心脏的情话会从闵玧其口中说出来。他看着闵玧其越来越红的眼睛,另一只手附上闵玧其紧握住自己的那只手,反复摩挲着。像是要抚平什么,抑或是抹去什么。

闵玧其以为金泰亨又会像以前那样紧握住自己的手不再放开,抬头露出牙龈对金泰亨笑,弯弯的笑眼承载不住泪水:“你跟别人在一起怎么可能比我们在一起更幸福?你也还爱我对不对?你会原谅当初狠心放开你的我的对不对?”


“玧其,闵玧其。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有朝一日我终于亲耳听到你说爱我。但你听我说——”

“我也爱你,非常爱。”金泰亨停下手中摩挲的动作,把闵玧其的手指一根一根地从自己手上扳开,“我只是不再喜欢你了。”*

闵玧其眼睁睁地看着金泰亨轻轻地掰开自己的手指,明明动作那么轻柔,为什么感觉到痛呢。那么漂亮的一双手,骨节分明,宽厚温暖,做出拒绝的动作来却是那么决绝狠心。

一如自己当初推开金泰亨那般。


闵玧其低着头,他的脸上一片阴影。金泰亨看不见他的表情,更无法揣测。沉默了很久,只好先开口:“你没有搬家吧?很晚了,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闵玧其快速地回答道,根本听不出丝毫情绪,但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金泰亨叹了口气:“玧其,我不再任性了,你也别再任性了。痛过这么多年后,我才走出了你决定要结婚,也希望你今后能过得好。无论你是跟田柾国,或是别人。”

闵玧其不再固执,他知道只要是金泰亨决定了的事,就不会再更改。突然间,他好像又想起了曾经他们共度的、只有彼此的岁月。那时候还没有人为他的曲子唱歌,金泰亨也还不知道他在做音乐。每天一起上学放学,回家了一起打游戏,同在一张饭桌上吃饭,在一张床上聊人生与理想… …那是闵玧其记忆里最好的时光。这些时光只能存在于记忆中,也都是他自作自受。



闵玧其终于抬起了头,对金泰亨说了声再见。



再见金泰亨,再见。

其实你的声音比任何人都适合我的曲子,可惜你让我知道得太晚了,告诉你太晚了。

你痛过多久,我亦然,我倒也不奢望你懂得了。

但愿我痛醒了,能够做到淡定将你放开。




End

*引自电影《One day》台词

*结尾引用歌词《痛醒》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