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升焰

万木俱焚

不好爱


“在世间 千万人 亿万人 有一些人却 永远不适合被深爱”





正值下班高峰期。

他们站在地铁黄线外与拥挤的人潮一起等待着即将进站的列车。金泰亨习惯性地拉住闵玧其的手臂往自己怀里带,得到的却是意外的挣扎。权当是闵玧其工作了一天感到疲倦不想有过多的肢体接触,就放弃了想要圈住他念头,但手却始终不放开。却不料闵玧其仍然试着挣脱他。

“乖一点,这里人很多。”金泰亨抓着闵玧其胳膊的手用了点力气,稍稍俯身凑在闵玧其耳边低声说。

闵玧其一时间有些恍惚,周遭的一切像是兀的被按下了静音键,轻微的谈话声和车轮与铁轨的摩擦声戛然而止,只留金泰亨的话语在耳边萦绕。嗓音一如既往的深沉且温柔,当初自己就是被这副嗓子迷得神魂颠倒。金泰亨自知这嗓子勾人,便愈喜欢在人耳边低语轻笑。哪怕只是几句缱绻缠绵的情话,尾音被他拖得绵长后,竟给人“全世界最甜蜜”的错觉;抑或是翻云覆雨之时,耳边的低喘沙哑更添几分情色的意味,倒是达到了催情撩人的效果。



但如今嗅觉的强烈刺激使听觉迟钝了。

那是一种陌生的香水味道。

不知道是否是自己对气味过于敏感,金泰亨稍微靠近一些,闵玧其就能闻到,所以他才抗拒地推开了金泰亨。此刻金泰亨俯下身凑在自己耳边,那味道更是张牙舞爪地袭来。涌上的生理和心理的疲惫终究是屈服了,闵玧其无力再次推开金泰亨,干脆仰头靠在了他的胸膛上,把重心交付给金泰亨。

嗅觉,反正会麻木的,但我以后还能在你胸膛汲取那么一点点的温暖吗?还能沉醉在你的柔情中不知天明吗?





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过下班一起回家了。两个人都很忙碌,所以早出晚归,一天都不能见一面的情况已经十分平常了。

在四十分钟的车程内他们没有对话,这好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距离无法产生美的,只会越来越坏。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的关系竟需要用某些手段刻意去维持了。有的时候可能是闵玧其来做些什么,比如强忍着睡意在床上等着金泰亨回家点一把火;有的时候可能是金泰亨,就像今天早些下班了去闵玧其单位等待他一同回家。他们之间好像就没有别的交集了,但谁都不愿先松开手。从前因为爱而做出的举动,开始演变为习惯使然,但回想起当初热恋时节怎么黏腻都不够的感觉,谁都不愿意承认爱消失了。

闵玧其是厌恶的这样的关系的,但他太爱金泰亨了,所以他选择强迫自己。他下班了会炒两个小菜,等来金泰亨了就一起吃,等不来就倒掉。他以为自己已经渐渐习惯这样淡如水的生活了,可当他闻到陌生的香水味时,他好像真的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苦苦支撑他的那么一点点爱意都被浓郁刺鼻的香水味吞噬殆尽了。

此时他靠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金泰亨洗碗的背影,却想笑了,笑自己曾经到底是有多少的爱,才会把这样的画面当作温馨的日常并且向往日后天天年年的生活都如此。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抬腿走到金泰亨背后悄悄搂住他了。因为再没有爱意驱使他这样做了。



好像唯有行情事的时候才能让闵玧其觉得他们还是食髓知味的情侣。金泰亨素来是温柔的。金泰亨一直都这么温柔,让闵玧其无法认清现实,屡屡让他回到了从前。

但不能够再继续这样了。

闵玧其搂着金泰亨的脖子,闭上眼睛仍无法抑制住泪水。学着他在他耳边说话。声线颤抖得几近破碎。


“分开吧,我们。”
“你很完美,又很慷慨,能接受这样一个我,又固执又脆弱的我。”
“我对待感情太笨拙了,无法给你想要的激情与浪漫。”
“你更值得被爱。”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不好爱。”


金泰亨没有说话,身下动作却没有停。良久,闵玧其才感到肩上几滴冰凉。

“好。”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