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升焰

万木俱焚

白色衬衫



“想那日初次约会 心惊手震胆颤 忙里泄露各种的丑态像丧尸”





结婚后一个月,总算可以搬到已完成装修的新家去了。虽然闵玧其一向怕麻烦,但收拾自己的旧东西却是搬家时无法避免的。

毕竟三十而立,既然自己已经结婚,那就不似恋爱之时,该担当的事情总不能一再地推脱给对方,两个各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

其实费不了多大的劲,闵玧其的东西一直都摆放得整整齐齐,他有用纸箱子的习惯,虽然不比精致的家具来得美观,但纸箱方便摆放也不占太大的地方。因此闵玧其只用把常用的东西收拾起来,闲置的东西早已在箱子就不必再收拾了。

扭头看到对方还在整理,自己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翻看以前的箱子。压在最底下的那一个已有些变形,封壳上有用马克笔写着的“高中”二字的青涩字迹。

转眼十多年的岁月匆匆流走,不算遥远的那段时光在脑海里好像已很久没有被回想起过。闵玧其用手擦了擦上面的灰尘,拿美工刀小心翼翼地划开了封住开口的胶带,就像打开了储藏着种种往事的仓库的大门,它们争先恐后地一并涌出来。

叠在最上层的那件白色衬衫已有些泛黄,但闵玧其还清晰地记得这是高中时期的夏季校服,如若不出意料,胸前定还有一片淡淡的红色印记。

将衬衫拿出来后摆平,果不其然。




这是他与他的初恋金泰亨初次约会所穿的衣服。

高中时期的金泰亨,尚且略显青涩,却纯情得可爱。作为比闵玧其小两届的学弟,报名那天就来到高三教学楼,后来他说是打听了好久的消息才找到闵玧其的班级。趁着报名时期没有老师特地来管秩序,金泰亨大胆地把闵玧其叫了出来,气势汹汹地宣告着他要追他的决心,耳根子却红得像要滴血。围观的学生起哄,直喊着在一起,闵玧其的表情却从头至尾都没有一丝变化,直到最后才挑了挑眉头也不回地进了教室。

十六七岁的男孩儿追起人来也不扭捏,天天早上来送早饭、蹲门口等着一起晚饭、下雨了来送伞、绕远路也要送他回家… …任闵玧其是颗石头也抵挡不住这么猛烈的攻势。但他也不是随便的人,终于还是问了金泰亨做出这一切的缘由。金泰亨这么久死缠烂打练就的厚脸皮倒是罕见的红了,支支吾吾地告诉闵玧其其实初中的时候他俩就是校友了,自从看了文艺汇演时闵玧其演奏钢琴就下定决心要追求他。但初中还是太早,金泰亨也想考验自己到底是一时兴起还是真心实意,于是努了把力考上了闵玧其所在的高中。

这么一说闵玧其倒是有了点印象,他记得那年,他前面一个节目是个小学弟唱歌,还挺好听,好像也叫金什么。他问金泰亨是不是他,金泰亨才露出惊讶的神色,对于闵玧其能记得他有些不置信。

但金泰亨显然惊讶得太早了。闵玧其看见了他表情之后便了然,竟直接牵住了他的手。

金泰亨因手腕突如其来的触感愣在原地无法迈开腿,直到闵玧其用了力气拉着他走,他才勉强跟上去。

走啊,吃饭去。闵玧其金泰亨呆楞的样子觉得好笑,手也不松开了。



这算是他们第一次的饭桌约会吧。

直到被闵玧其牵到他们常去的一家饭馆座位上坐着,金泰亨才有了实感。对于他追了这么久的学长终于答应自己的这件事,金泰亨还是觉得神奇不敢相信。等到闵玧其点完餐把饭端过来后,金泰亨才深呼吸平稳情绪,问闵玧其为什么这么突然。

不突然的,闵玧其说,你看你都跟着我这么久了,为我付出了那么多还一直都没放弃,其实我挺感动的。而且我喜欢你唱歌,如果答应了你以后就可以为我唱了不是吗。


还挺肉麻的,什么为自己唱歌,大概这辈子都讲不出第二次了。闵玧其有些害羞,但他不能放弃自己酷酷的样子。

金泰亨也懵,打算往炸鸡排上挤番茄酱的手就控制不住力道,把包装纸都挤破了。手上脏兮兮的还出了丑,金泰亨更慌乱了,想把番茄酱放下却不料乱飙一通。

这下倒好,这样的氛围下闹了这么一出。金泰亨低着眸不敢看闵玧其,却出乎意料听到了闵玧其的轻笑声。金泰亨这才抬起头,发现正好有一滴番茄酱落在了闵玧其嘴角。看闵玧其伸出舌头打算去舔掉,金泰亨竟鬼使神差地凑了上去。见闵玧其没躲开,也顾不得周围还有人,小心地替他舔掉嘴角的酱料后就去舔他有些干燥的嘴唇。




场面滑稽又甜蜜,以致于这么多年来还是这么深刻,闵玧其想着想着不禁哧哧地笑出声来。背后的人听见了就停下了手中收拾的动作,放轻动作把整个身子覆到闵玧其的背上,用手臂把闵玧其圈住。

“心情怎么这么好?”

闵玧其侧过头了用嘴唇磨了磨那人的脸颊:“这是我和我的初恋第一次约会穿的衣服,我现在还留着的,你会吃醋吗?”

背上的人伸了伸脖子,看到平铺在地板上的校服笑了笑,没说什么就放开了闵玧其,回到另一间房间翻找着什么。没过多久,闵玧其就看到对方也拿着一件衣服向自己走来。

“真巧,我也留着的。”




两人相视一笑却无言,过往岁月全都藏在没说出口的那些话里。如今捱过了三年之痛七年之痒,才决心肩负责任结婚一同共度余生。那些旧日子会随着我们搬迁,但只要与你在一起,初次约会那般心动的感觉就永远不会消逝。



【陈奕迅——《粤语残片》】

评论

热度(18)